和平的美少女战士

你的关注晚来十二年

雪下的很大,和往年一样,我望着窗外的雪,嘴里默念一二三四,一天没有讲话,真担心会失去说话的能力。

人与人之间的缘分,就像浮萍。

长大就是一个不断妥协的过程,我妥协了好多次,然后就不在乎了。

单方面的友情和单方面的爱情一样令人伤感,我告知了我的一切,却从未了解过你。我是很多人的朋友,却不是重要的朋友,这样也好。

每当我因为自己和他人不同而感到自卑的时候,都会告诉自己:可能我是天选之人,注定和常人不同,少数人的人生,不会平凡。

生命真的是太脆弱了,平安是福,感恩。

平安夜

平安夜没有平安果,陪妈妈去教堂,在教堂领了一个,妈妈这是上帝发给我的,比任何人送的都要好。




被儿时伙伴从教堂接走玩耍,才发现自己不只是宅还年纪大了,看着17岁少年与少女追逐打闹,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发表了对他们年龄羡慕的各种言论,然后被冻回了家。




不可抵挡的时光,没有勇气在高三时翘课的我,在认真学习中青春消失了。